第九十九.舞会

小说:暗夜傀儡师 类别:青春小说 作者:繁鸭 字数:3383

毕业舞会这天晚上星光璀璨,声鼎沸。学校门口车水马龙,不少马车陆陆续续在这座城堡外驻足。守在校门男士会帮忙打开马车车门,亲手将自己女伴扶下车,然后携手沿着地上熠熠生辉地毯,走入礼堂。

从清幽沿湖小道路走来,处处可见盛装打扮毕业生,洗繁重课业给自己带来疲惫之色。远远就能看到城堡那里辉煌灯火,照亮天文塔上空整片天鹅绒般蓝幽幽夜空。

眼见那个车厢外部绘有熟悉标识马车缓缓驶来,在门口等待四位男生都露出不同程度笑容。豪华精致马车在夜晚也发出淡淡地光晕,照亮奥多利法王国皇室标志,这些可是夜浅汐功劳。

待到马车平稳地停止下来,星宇飒率先打开车门。车内迎面就是笑容灿烂度雅辰。她将头发高高盘起,只在耳边留下几缕卷曲碎发。身穿身黑色露肩鱼尾裙,黑色薄纱手套带有**惑,裙摆下是镂空蕾丝花边。最夺眼球,是胸前朵火红玫瑰,与她艳丽头发相得益彰。

星宇飒皱着眉看着度雅辰礼服,似乎不满自家女朋友白皙皮肤暴露在众眼前。牵住度雅辰手,小心翼翼地将她扶下马车,就迫不及待地将自己深灰色西服外套罩在她肩膀上。

第二个出现是温,她深棕色头发编成华丽长辫,柔顺地垂在左肩上。她袭纯白及膝连衣裙,宛如月光般柔和地包裹住她娇小身材。腰间系着淡绿色丝带,在夜风中翩然起舞。她颈间,带条金色大波斯菊项链。

巧合是,瑞克亚不约而同地在自己深紫色礼服上衣口袋里插只娇嫩大波斯菊。面带温柔笑意,“,这条项链……”轻柔地抚摸着吊坠,不经意间蹭过温皮肤,“真很适合。”

脸上片绯红,她垂下眼睛,不敢对视瑞克亚那充满情感眼睛,“谢谢……”她将自己手轻轻放入瑞克亚温暖手掌中,与起踏入校门。

紧接着是夜浅汐,由于长度不够,她黑色头发只能在脑后松松地挽起。异域风情淡黄色裙子,由胸口至裙摆褶皱出漂亮层次感,仿佛天上翻涌白色云浪。长长裙裾垂坠在地,像绽放百合花般铺展开。

枫看到这么美幕,惊讶地说不出话来。即使在晚上,夜浅汐也闪闪发光,似乎她皮肤也覆盖光明魔法。不禁自私地想到,要是把这束光囚禁在自己黑暗城堡里,只有自己能够欣赏,只能照亮自己,该有多好……

“怎么,枫?”夜浅汐看到枫呆滞,有些疑惑,“是裙子不好看吗?”她注意到枫视线直凝固在自己精心挑选礼服上。

直到伊莱亚特碰碰枫胳膊,才回过神来,掩饰地说道:“不不不!非常好看,从没见过这么美丽景象。”有些奇怪,自己为什么会蹦出那么阴暗想法,就仿佛血液里吸血鬼因子在作怪。那种异常想要玷污光明想法,从未如此强烈。

枫为转移自己心神,将口袋中红色蔷薇别进夜浅汐发髻里,“不是喜欢城堡前蔷薇吗,特意去给摘来。”

夜浅汐摸摸蔷细腻花瓣,露出抹羞涩甜蜜笑容。她将自己发饰上温制造朵鲜花拿下来,放入枫黑色西装口袋里,“礼尚往来。”俏皮地说完后,就将手搭在枫手上。

夜漓汐最后才探出身子,她头青丝简单地披散在后背上,只别个水晶发饰。宝石蓝长裙在朦胧灯光下闪烁着奇异光泽,长长裙摆像水银铺绽在红地毯上,束腰上勾勒着深蓝色花纹。

伊莱亚特将夜漓汐扶下车后,就绅士地撤离双手。们不像前面有情有意三对,作为朋友也就不需要那些太亲密动作。“漓汐,”伊莱亚特嘴角勾起淡淡弧度,“今天很好看。”

夜漓汐也迅速打量伊莱亚特几眼:穿着身银灰色西装,上面绣着星星样暗纹,银色纽扣上雕刻着精灵族图腾。最终定格在那如星空般双眸上,她淡定地收回目光,神情自若地说道:“彼此彼此。”

堂皇富丽大厅上,悬挂着金色精巧吊灯。灯上微微颤动流苏,配合着闪烁着金光地板。低低垂下丝绒深蓝色帷幔,绘有能发出亮光星星,恍如是晴朗夏日夜空般。

进这里,就给种迷离恍惚感觉。灯光亮起,在场们都纷纷携着自己舞伴步入舞池中央。优雅奏乐在现场弥漫开来 ,抑扬疾缓不同音符跳跃在空中。群妙龄少女,在暗淡温柔光线中,搂上对面绅士胳膊上。酣歌妙舞,香风弥漫。

在所有都陶醉于舞蹈之中,灯光变成亮黄色光束,围绕在舞池最中央对年轻男女。男生身着深紫色西服,胸前朵大波斯菊点缀,高挑身材衬得尽显温雅。女生身着白色长裙礼服,肤白胜雪,眼眸似玉。

所有目光随着舞蹈而移动,舞步尽显优美。男俊秀脸上挂着不可明其意微笑,为别女生留下无限遐想。

个微步转体,温自然而然倒在瑞克亚怀中。再扬手,温连体转两个圈之后又被拉回怀中。她只手被拉着,背靠着微微起伏胸膛。她抬起头,两深情对视,可谓眼万年。

正沉醉在此刻,听到议论声,才猛然惊醒,下意识地想要脱离这个温暖怀抱。

要是逃走话,可是会很伤心。”瑞克亚将下巴搁在温头顶,语气慵懒,却透着种命令式威胁,“毕竟,可是那么喜欢。”将唇移到温耳边,暧昧地轻声道。

……不是想逃。只是觉得这样姿势,太……太奇怪瑞克亚,还是放开吧。”温低下头,周围指指点点越来越多。生为公主她本就是焦点所在,而如今她依靠在位普通妖精怀里,更是掀起轩然大波。

夜漓汐却突然发现,瑞克亚眼中出现抹全然陌生情绪。这种感情她从来没有发现过,像是憎恶,又像是恋;像是隐忍,又像是报复。她不知道瑞克亚究竟想着什么,她直觉告诉自己,这个男太危险。于是,她就想上前解救温

谁料,还停留在舞姿伊莱亚特,虚搂着夜漓汐腰部用力,就把她拉回来,“漓汐,觉得瑞克亚事,还是不管为妙。目前还是做不什么。”

夜漓汐皱皱眉头,伊莱亚特明明是温朋友,难道不但心她?但又转念想,伊莱亚特既然有如此把握,说明已经预言到。那么自己也还是先不要多管闲事,于是夜漓汐放弃想要挣扎动作。

瑞克亚看到夜漓汐和伊莱亚特小动作,决定见好就收。放开禁锢温胳膊,“想去外面休息会吗?”

没有异议,她也想尽快离开这里。两来到花园中,随着走到越来越僻静地方,她终于放松下来。没有议论纷纷,她举动也随意几分。

就那么在乎别看法吗?”瑞克亚沉默片刻,最终还是开口道。

……”温咬下唇,“从懂事起,母后就要求必须事事做到完美,不能在别面前出点差错,不然很容易被抓住把柄。说实话,慢慢开始恐惧别议论,们在嘲笑举动。”她低下头,把沉寂在内心情感向自己心倾诉。

“半神族不像其种族,们拥有神族血统,所以民对要求更高,更为挑剔。而们自己,也表现得更高高在上,更加不能容忍出错。而别种族,皇室、贵族与平民关系,大多数都是信任、戴。亚特,就从来不会担心子民会对不满,因为所有精灵都是真心尊敬王子。”总是活泼乐观次露出这么无助表情。

只顾低头诉说,没有注意到瑞克亚眼中冷意。心里冷笑声,心想半神族确实自大又傲慢。但嘴上还是依然温柔,“,那也怕别存在而指点吗?”

“不…………”温抬起头,直视瑞克亚眼睛,“如果有不满于身边,不是害怕,而是感到愤怒。不能忍受别否定。”她眼神坚定,连瑞克亚心也为之振。

瑞克亚无奈地轻叹声,将温揽入自己怀里,“知道吗?不希望而做出不符合自己身份事情。是远在城堡里生活半神族公主,而只是个四处流浪类。理应不该和起,科林斯那种才是更符合身份。”瑞克亚露出抹苦笑,忍痛放开她,“,也正因如此,不能自私地把留在身边。”瑞克亚说罢,就要黯然离开。

没想到会听到“”三个字,她有些震惊于瑞克亚对自己感情。她想都没想就从后面抱住瑞克亚,“……”她抿抿嘴,“不想让离开。自私知道身边会有舆论压力,但还是舍不得让离开……”泪水从眼眶中流出,浸湿瑞克亚衣服。

瑞克亚没想到计划如此顺利,转过身拉开温点抹去她眼泪,“傻瓜,离开才是最好选择,不会带给幸福。”

“不!”温摇头,只手抓住瑞克亚正在给自己擦去泪水手,“已经逃十七年,这不想再逃会告诉所有感情。不会再惧怕母亲批评,也不会再在意别言语。因为有在,可以无所畏惧。”

瑞克亚嘴角勾起抹伤感笑容,“呀……”不知道还能在说什么。这时视线微微上抬,笑意渐渐加深,“看来上天也想帮助们呢。”

随着瑞克亚目光上移,看到头上正悬着槲寄生,她脸突然变红。亚古斯大陆有种传统,站在槲寄生下男女必须要接吻,这样才能接受到神祝福。

瑞克亚眼中充满期待与意,低下头来,“可以吗?”轻声呢喃道,“公主殿下。”

总是记得那幕:天顶高挑,星月闪耀。槲寄生深绿叶片垂下,淡黄色花朵密密麻麻点缀在中间。瑞克亚迎出双手捧过她脸,靠近,个清晰而遥远举动。接触之间,气氛蓦地凝固下来。心脏在那刻,犹如被松脂包裹琥珀,静谧停顿,无限深远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