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 过往云烟

小说:九州日月 类别:总裁豪门 作者:苏小九就是我 字数:2072

此时阳光十分明媚,微风轻柔。吹得窗边的新出的嫩叶仿佛镀层金箔,缓缓清扬。

,沉默片刻,突然一笑。

“安,你——失忆?”

笑意不变,目光里却带她少有的坚持,“你说的什么意思。”

屋内气氛紧张,云翠不在何时已经悄悄退出房间,只剩们两人四目相对。

一个窝在榻上,披满头丝;一个立在窗前,玉树临风,倘若抛开此刻二人针锋相对的紧张气势,竟有些岁月静好的温柔。

喟叹一声,顾笑意渐收,“你真的想道?”

“如果不方便,你可以不告诉你真实的身份,”思索片刻,“但道,你为何会这般帮。”

心思太过细腻,随的时日渐增,竟让她不自觉的越发信任

这对她来说,并不一件好事。

她必须确认,眼前这人友。

“不过你不说大致也能猜出来,你辰国的皇室?”

“也罢。”听的猜测,顾摇摇头,对眨眨眼,“与其让你猜来猜去,不如索性全告诉你。”

“洗耳恭听。”

“在下顾,字少卿,”顾,将手臂搭在窗台上,看的眼睛,“父亲辰国当今陛下,而的第五个儿子。”

沉默

她早就猜到顾身份不凡,只未曾想到,国皇子。

“至于遇见你,完全个意外。”

手,顾透过她,看见某些陈年旧事。

记得五岁年,皇叔父带来过梁国,当时的梁帝还个被丞相压制得死死的傀儡,只用躲在帘幕之后,在一份份也不什么内容的文书里盖上玉玺。”

“彼时梁国的丞相阮东和,大权在握,权倾朝野,阮家子弟一时间遍布梁国官场,大小职位,皆以阮家为尊。”

“倘若只这般,人人便只会道阮家势大,偏偏阮家的二女儿,惊才绝艳,竟在朝堂之内,也可挥斥方遒,令人震惊,称她为旷世奇才,而阮家培育子弟之风,一时间也被众人称颂。”顾看向,微微一顿。

突然一息,心里某个猜测越发清晰。

“难道说这个二女儿……娘?”

点点头。

在举行宴会之间,看见你娘,早就听说过她的奇闻异事,日再见,只觉得名副其实。”

“然而,没有想到,在们启程回国后不到一个月,曾经懦弱无能的梁帝居然起兵反抗,一夜之间将阮府连根拔起,砍其党羽,断其势力,让阮家从此在梁国的朝堂之上彻底销声匿迹。”

“于此一同消失的,还有和颍川王订亲的阮凝。传闻中,阮家株连九族,不论男女,无关老少,皆暴尸街头。然而,皇叔派去的暗探说,没有发现阮凝的尸体。”

便想,没有尸体,便说明她没有死,既然还活,这样的传奇女子总会有一起如大鹏展翅,卷起九天尘土飞扬,扶摇直上,重新回到所有人的视野里,然而,并没有。”

轻轻地叹息一声,不遗憾这女子终归消逝于众人目光之下,还惋惜这样的一位杰出女子终归落于荒草萋萋之中。

日,第一次见到你,便觉得你的容貌与你娘的容貌太像,便疑心你她的女儿,所以,便跟随你回阡陌村。只怎么也没想到,原来样的传奇女子,已经将她所有的爱恨情仇,连带她自己,一起埋进这深深的黄土之中。”

对于逝去的位聪慧女子,顾有一种对于英雄般的崇敬之心,然而,见到莫名的觉得,似乎她的女儿,比她还要独特。

坚忍,聪慧,爱恨分明,让不自觉地就想要帮她。

然而这些话,心思深沉如顾绝对不会讲给听,于便笑对榻上人简而言之,“所以,因你娘的缘故,便对你格外照顾些……”

却突然一愣。

“原这样。”见看过来,榻上的立刻擦干自己的泪,微红的双眼里带些许无奈与怀念,向不好意思的一笑,“听你说娘过去的事,一时没忍住,抱歉。”

虽然身处高位,见到的女人也多。然而一向与人保持距离,所以几乎没见过女人在面前泪水涟涟,此时便有些不所措,只能从怀里掏出手帕,轻轻递过去。

这个动作,似乎有些熟悉。

勉强勾起唇角,接过来——

“噗叽!”

她狠狠的擤一下鼻涕。

伸出去的手指微僵,只觉得自己手上仿佛也沾些许不明液体,微不可见的轻轻搓搓指尖。

你两张帕子,”想起自己被坑的银子,有些恶趣味的勾起唇,她的声音从帕子里闷闷的传出来,“要不这张洗一洗,再还给你?”

“不必,”的坏心思,顾笑意不变,伸手指指她怀里已经睡的貂儿,“你可以拿的帕子,给它做个衣裳。”

低头,看怀里睡得香的冒泡的貂儿,邪恶的一笑。

睡得正香的貂儿在怀里翻个身,丝毫不自己已经被无良的两人安排好

可爱的小宝贝,准备迎接你的“鼻涕”新衣吧!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“如何?”

“主子,”纪文躬身向宁溪行礼,目光敬佩,“果然如您所料,靖王边有异动。最近京城之中,外乡人突然多起来。而且,们大多都男子,体格精壮,看样子很像常年在练武场上练过的。”

坐在书桌前翻看文书的宁溪微微“嗯”一声,并未抬头。

不上朝的缘故,今天穿自己宽宽大大的便衣,白色的衣袍领口微微散开,却并不令人觉得不雅或邋遢,反平添些慵懒柔和的味道。

修长的指尖执朱笔,在礼部尚书求银子的文书上画一个大大的叉,以示驳回,“这举动太明显,靖王只怕没么蠢,所以,估计个不成器的儿子瞒做的小动作。”

否要告陛下?”纪文试探性地问道。

“急什么?”宁溪神色自若,又给鸿胪寺卿的派遣童生外出学习的文书上画一个勾,“陛下国事繁忙,不必打扰。”

,”纪文连忙应下。

个人查的怎么样?”宁溪状似不经意的开口,目光没有离开眼前的折子。

“回主子,位姑娘们查到她。”纪文抬起头,目光炯炯有神。

“她就家被逐出去的庶女,。”

眉头微微一挑,宁溪有些意外的抬眼,“家?”

“正,而且,属下打探到们去追杀燕国质子天清晨,”纪文目光有些复杂,“她也在。”

“这倒有趣。”

唇,宁溪笑笑,唇齿之间将名字微微一念。

……”

【九九有话说:顾对阮凝敬佩,毕竟古代女子能有所作为的太少。看到这里的小伙伴可千万不要表示顾爱女子她娘的想法啊( ´・ω・)ノ(._.`)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