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一 八方火旋阵,三品阵仙难

小说:策天谋 类别:言情小说 作者:雏耳 字数:2737

火焰山内,陈宛如只火凰,在熊熊烈火中快速穿梭。金三胖则于半山腰处布好法,后躺在摇椅上,扇动着蒲扇,副老年享乐姿。

没多久,陈发现金三胖的位置。金三胖同样也发现他,边扇动蒲扇,边慢慢悠悠:“陈兄,弟恭候多时,如今法已布,请破。”

居高下,观察着周围,但却没发觉何异常。为谨慎起见,他先以灵气生出灵火,远程攻击金三胖的位置。然,灵火打在金三胖身上,但却没丝毫影响。陈明白,这肯定是幻影,真正的金三胖定然在别处。

番沉思后,陈调转自身灵气,并控制周围的火焰随着他的手势摆动,想以此探寻异常。果然,在火焰摆动时,几处不受控制,或者说慢拍。

记下火焰异常的位置,并操控山腰周围的火灵气相互碰击。后,重复操作,以此推算金三胖所布旗的数量与位置,从方便他破

观摩场内,萧腾看到陈这手控火,称赞:“这个陈部分火凰血脉,其性格又属精细沉稳类型。想来再过个百十年,他的名次应该能往前提大截。”

,冤家罗佑反驳:“哼,竖子见,不晓火术奥妙,便大放厥词。”

萧腾微笑着点头:“那请问,罗兄何高见呢?”

“高见不敢当,但相比于竖子见,还是值得提的。”

萧腾忍不住,骂:“小子别太过分,待我越位挑战文兄后,可就排在我后面。”

罗佑冷笑:“就凭也配挑战文兄?连小小的幻术都分辨不清,又拿什么破解文兄的羽王绝杀?”

萧腾听到这话,抬头紧盯影玉屏幕。随后,他凭借与罗佑多年交手的经验,果然发现其中异常。不过,认怂那是绝不可能的。故,诡辩:“即便陈上当,但他的控火问题吗?”

罗佑神情不屑:“就凭他现在表现出那点微末手段,也能称为控火术?”顿下,看向林蛮儿的方向说,“恐怕那位弟的控火术都要远胜于他。”

萧腾震惊:“此话当真?”

罗佑叹声,严肃:“那位弟很强啊!恐怕到现在都没发挥出半的实力。”

“这怎么可能?难他还能将风雷剑诀练至第五层不成?”萧腾显然不能接受罗佑的说法。

“第五层确实不可能,但他会的可不止风雷剑诀。以前的对局来看,他在灵气感悟方面最少也达到灵引境大圆满。否则,他又岂能在上场对局中,以灵火争取到催发雷厉风行的机会。”说完也不忘讽刺萧腾句,“比起争取时间的手段,可高明得多。”

萧腾闻言,大笑:“自己蠢,于我何干?”

罗佑不仅没生气,反致谢:“感谢萧弟为我争取月免战的时间。”说完便欲离去。

萧腾拦下他,问:“不看吗?”

“毫无悬念的对局,何看头?”顿下,善意提醒,“我也劝再耍次小聪明,找个人挑战后安心地闭关练剑吧!兴许在遇上那位弟时,也不至于输得太难看。”

确定输得定是我?”

萧腾传音:“二十几年的时间,由名外门弟子打到现在的名次。真的认为他只是名自修弟子吗?醒醒吧!咱们已经被放弃也不用再跟我争。”

“若真是如此,那她又为何让咱们来此观战?”

“当垫脚石呗!”

萧腾苦笑声,自嘲:“呵呵……都当垫脚石,闭关又何用?”

罗佑盯着萧腾,神情冰冷:“想从我身上跨过去的人,无论是谁,我都得让他崴下脚。”

罗佑离开,正如他所说的,选择权并在他,但他可以在自己能够选择的范围内,尽最大的努力,或者说维护自己仅剩的尊严。

萧腾叹声,思索罗佑提醒他的话。即,如何再耍次小聪明,从争取到月闭关的时间。经过筛选,他主意打在刚刚挑战成功的曹云身上。其实,除曹云也就唯排名第十九的贾明哲。然,贾明哲跟他打很多年,没次取胜过。故,也就只曹云能忽悠

果然,曹云正值春风得意时,被萧腾讽刺几句,便怒挑战。至于挑战结果,毫无疑问,曹云败。没办法,萧腾能路打上来,其实力自然不是虚的。由此,萧腾闭关。

话说回来,陈通过对火灵气的控制,自以为摸清旗的数量与方位,便由此猜测金三胖布下的是八方火旋。故,自信满满地飞入中。

,金三胖虽然从冯观副院长,但其布风格却继承燕子语。即,虚虚实实,似

可怜的陈,耗费灵气,宛如火凰般在幻中窜来窜去。且,当金三胖得知陈以为他布的是八方火旋时,便故意布个真的八方火旋

只见火焰聚集,并于乾、坤、巽、兑、艮、震、离、坎八个方位旋转起势,逐渐形成八股声势浩大的火旋风。不仅如此,八股火旋风于八个方位同时向中心汇聚,所过处——卷土碎石。

心里惊,顶着巨大的压力飞到较高的位置。随后,动用火凰血脉的力量,强行控制八股火旋风对位相撞。以此削减其法的力量,并趁机破

最终,陈凭借自身强悍的实力破解八方火旋。然,他也因此付出不小的代价。可惜的是,他仍然身处幻中。金三胖却能随时操控幻,或者插入新的杀,只不过耗费点魂意已。

观摩场内,文渊叹息:“金弟能在幻中及时插入八方火旋,其术的进展,着实令我汗颜啊!”

福琼音听得脸懵逼,发问:“在幻中插入别的法,很难吗?”

文渊解释:“单单布置个复合法,都需要精准地计算间的影响,更何况在已经运行的法中插入别的且,八方火旋论其布难度不亚于四级法。若是般的三品仙,别说插入,就是单布此,也够吃力的。”

福琼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后看向文渊,笑问:“不知文兄能否做到?”

文渊轻笑声,如实回:“做是能做到,不过,时间上可能要久些。”

“这么说,文兄是承认不如自己的?”

文渊摇摇头,解释:“我与金弟钻研术的方向所不同。”

“哪里不同?”

“金弟擅长杀伐我擅长攻防。”

法不都是守吗?这两者区别吗?”福琼音追问

文渊耐心讲解:“杀伐并不是指法的类型,是布者的态度。例如,困的作用主要是围困对方,但若布者动杀心,依旧可以杀死对方。至于攻防,亦是如此。”

福琼音算是听明白,转头看着影玉屏幕,嘀咕:“这家伙怎么如此重的杀念呢?”

文渊听后,心想:自己这般解释,可能会影响金弟的名誉,故连忙辩解:“福误会。金弟虽然用八方火旋,但他的对手可是火系法修。若金弟真的心存不善,又岂会在明知对方修行体系的情况下,耗费精力布置其相应属性的法呢?”

福琼音可不是三两句就能被说服的,故,反问:“若是他想利用火焰山的地形,以便发挥法的最大威力呢?”

“福所不知,金弟可是钻研很长段时间的诛仙。若是他真的心存不善,用诛仙不是更为稳妥吗?”

话音刚落,金三胖还真就着手插入诛仙。文渊看到这幕,不等福琼音反应,便欲逃离观摩场。所幸,陈认输。文渊松口大气,不过,他可没脸再面对福琼音且,必须得好好教训下这个纯心给他添堵的弟。

至于陈认输的原因,也相当简单。当他尽全力破解八方火旋后,幻并没消失。那刻,他总算意识到自己犯个多么愚蠢的错误。且,他自身灵气损耗严重,战力也远不及前的半。最关键的是,他始终都没找到对手的踪迹。如此局面,若继续打下去,怕也是自取其辱。

双方回到观摩台,陈走到金满贯身旁,诚心请教:“金弟,可否告知当时所处的位置?”

金三胖当然不情愿,哪修主动说出自己位置的。若此事被别的对手知晓,遭罪的还是自己。

猛拍额头,歉意:“是我考虑不周。”顿下,传音,“我愿以五百龙梅榜积分求教答案,并且,保证千年内不外传。”

金三胖听五百积分,立马换上笑脸,传音回:“我的位置始终没变过,就是眼看到的位置。”

“可为何我前以灵火试探时,没显露真身呢?”

“那是因为当时就已经身处幻中,所看到的、听到的、感受到的,都是假的。怎么样,五百积分花的不冤枉吧?”

躬身拜,欣然离场。趣的是,若干年后,他还真就因为这五百积分换来的经验,保全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