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.大小真武境!

小说:天下皆妖 类别:惊悚小说 作者:天下皆妖 字数:2647

第十小真武境!

轰隆!

平地生雷,进而化三十二剑,这是天雷剑法第巅峰。

眼下,对于第造诣,只十六剑。

能称得上是小乘。

十六雷霆剑芒径直掠出,在操控下拉出长弧,剑接着剑相继追随着。

叮!

弹指六,六道剑芒当下横贯而去,掠向了执事。

眼皮微跳执事,连忙长剑挥动,六剑挥出接连削去剑芒。

这六剑斩出,执事气喘吁吁,满头汗。

他望向充满了震惊,从前蔑视早已在,取而代之是如临敌时凝重。

去!

六道剑芒碎去,感到任何意外,眼前之人,毕竟是小真武境存在,六道雷霆剑芒还足以横败过去。

于此,再度抬手,余下十道雷霆剑芒便是个飞旋,然后相继破空直逼执事。

嗤!

剑芒飞快,个连着个,直接迫使执事倒退百米之外。

此时,余剑六。

“这家伙还是小真武境吗?!真武强者都在乎如是吧?”

执事惊恐万状,他显然没想到这在他看来如同蝼蚁会这般可怕。

这等战威之强,生平只遇。

那便是当人而兴剑传奇人物谢龙凤,面对哪位世之才,纵然狂妄如抱阳都格外敬佩。

何况是在于抱阳之下他了。

谢龙凤,曾度在家人心里,如神人,两入真武,三天武…青稚之已问鼎方寸之地强者行列。

而今,这个青衫落拓,似乎也着如当谢龙凤那般纪轻轻就视天武境为囊中物迹象。

这种迹象,尤为强烈。

执事都是些头皮发麻,什么时候,冒出这样惊惧轻人了啊。

难道说,积雷山上……

执事念及此,差点没咬到舌头,他没臆想下去,可那泛起念头却如星火燎原…直至细想到那积雷山巅异像,由少而造成结果时,执事只觉得自己双腿都是打颤了起来…

咕隆!

执事望着那漠然置之,抑制吞了吞口水,汗水以浸湿了他。

“爷爷,他…”

远处红衣少女,张了红唇,惊愕连话都说出来了。

“啧啧,这少得了啊。”谢主自然而然已联想到积雷山巅幕,绕是其自若性子,此时也些惊骇莫名:

“没想到连老朽都走眼了,这少之强,怕是真武境强者都遏制住。

如此纪,就已到天武出足可横行地步,这未来可以估量。”

枯槁麻衣老人,心绪起伏如海浪在心底掀起,难以平静下来。

相遇之前,在他看来,眼前青衫落拓平平无奇,且太过猖狂。

少轻狂标签便落到了少身上。

那时候老人,也是暗自替少惋惜,因为他很清楚执事手段,即便真武境他,都很难横搓过去。

执事能端抱阳之下人,其底牌之强可谓是可思议。

而眼下,就是这样掌握强底牌,能争锋真武境执事,竟然被个青稚少节节压制。

若非亲眼目睹,枯槁麻衣老人根本会相信,在这荒附近还这种惊端之人。

望着那青衫落拓,枯槁老人神情也是些难以言喻。

“足下好本事,某人佩服。”执事眼目闪烁,盘算道:“想我剑家最喜欢就是与天下翘楚来往,若足下介意,我门可向足下敞开。”

执事拿,只能盘算着利用家声望来收拢,想来以家声势,足以令这些卑微者心动。

而到时候,入了家…

念及这般,执事心头冷笑连连。

“到了这般时候,还敢盘算于我。

你简直是找死。”

别说出身底蕴之超然,即使寒门散人,也会傻到听取这些。

真当他是傻子了啊。

话末,少再度抬手,余剑当下字排开在前。

而后,在那执事惊恐之下,少屈指轻弹,显得那么风轻淡。

可余下六剑,他已无战之力。

“你…”

六剑飞过,那项上人头错滚落在地。

十六雷霆剑芒,横毙小真武境命相者,只需弹指挥。

这份能耐,令枯槁麻衣老人震颤已,这家伙,出手留情,杀伐果断,毫逊色那些天武境命相者心性。

如此纪,已强者心态。当真是些骇人啊。

枯槁老人想到了个人,当谢龙凤,如这少样,惊艳紧。

“你们是剑人?!”

伸手,执事空间袋径直被少收纳而去。

然后少转身,扫向了远处少。

老者枯槁麻衣,虽六旬,可神采奕奕,显然是真武境命相者。

至于红衣少女,冰清玉洁,双乌黑眼,显得活力无限。

她着了与谢长峰相差服侍,袖剑在那衣领上。

这显然是剑人。

晧日当空。

此时阳光刚好,透过那交错树叶缝隙,落到了少身上,如沐金辉。

他青衫落拓,显得耀眼至极。

时间,谢雨苗望着少目光都是些痴迷了起来。

少女怀春,谁倾慕那从天而降盖世英雄?

虽然没若仙人临尘般从天款款而降,可同样却掩饰了那无可敌之魅力。

他抬手起落间,真武可敌之。

这般能耐,几乎与之谢雨苗心中伟岸身影持平了。

在她眼里,也只她父亲谢龙凤才能配得上世上无双美誉。

而眼下,谢雨苗发现,这青衫落拓着比拟她父亲谢龙凤迹象。

令谢雨苗望向少目光也是同了起来。

望而心动。

“老朽剑主,知‘前辈’何吩咐?”

主能够看出来,眼前少根本没动用全部,若以赴全力,他自问是对手。

命相之路,达者为师。

虽然眼前少青稚很,但足可能称这‘前辈’二字。

再者,枯槁老人还搞清楚眼前之人意欲何为,拉低姿态。

“前辈…”

怔了怔,表情自然,他还真习惯被这六旬之上老者这般称呼。

“小子过是小小真武而已,担起前辈二字,老丈莫要如此,介意话唤小子小子即可。”淡淡吐出言,却令枯槁老人点惶恐道:

“老朽岂敢啊。”

命相之路上强者称尊,枯槁老人还真敢随意对待

除非熟络,才能以平常心对待。

“既如此,那随你。”无奈摇了摇头,没在这没称谓上浪费时间,直接了当道:

“我需要剑帆,前往天王殿,知可否?”

荒过去,是知万里路途,唯帆才能抵达天王殿。

到达天王殿之后,凌霄也就远了。

与凌霄太过遥远,清楚没直达帆,只能去天下殿那里中转路途。

“虽然剑帆时时运转,可这前往天王殿趟却是个特例,由于路途太过遥远,几乎没人搭乘这趟帆…”

帆是命相者前往各地交通工具,是凌霄行业。

这个行业,以利益为最,它显然会为个人开启。

“还法子可行…”在枯槁老人解释下,明白这趟帆恐怕能搭乘了,那开启费用,绕是性子都是咋舌已。

足足能抵得上剑十余底蕴。

这等昂贵度,也只能望而却步。

后者话锋转,询问是否法门可行。

实在行,也只能表明这十余动用身份了。

“倒是法子。”枯槁老人伸手,与前往了剑,期间攀谈道:

“天王殿前些日子,帆落于剑出五日天王殿那些家伙会启用帆离开剑

只是,天王殿人很好说话,而那帆又是小版帆,容纳人数也就数十人而已,

能否让你搭乘,这个老朽好说。”

“多谢老丈。”两人热络起来也是相熟了几分:“这搭乘事,小子自己会想办法过,在这之前怕还要得在剑叨唠些许日子了。”

“哈哈…小友莫要客气,我剑双手欢迎。”

熟络起平易性子枯槁老人爽朗笑了起来。

他愈发觉得这个少与众同了起来。和当初谢龙凤如出辙,近人而平易,躁。

这样人,前途可限量。

他剑式微,能够结交这样人,对于剑日后来说,益处极多。

老者心思很简单,结交这在他看来是寒门散人

知,眼前,是那凌霄未来王。

“那就多谢老丈了。”

道谢,随着枯槁老人离开了荒——

哒!

三人同行,前往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