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.大道独行!

小说:天下皆妖 类别:惊悚小说 作者:天下皆妖 字数:2743

命相者一途,仅需要命相者本身赋独到,且还需要多种多样资源去堆砌才能攀上命相条高楼厦。

为求资源,许多寒门子弟铤而走险来到荒,些报团取暖也独自一人,寻求机缘。

话到里,就荒名头响亮一时组团队伍了。

蓝媚队和蛮骨寻药队。

队伍,人数超多,三五十人左右,各自以寻药队中最强者为名且听从其指挥。

此时,蛮骨寻药队三十人正飞速向着一座山崖靠拢了过去。

“老,黑蛟就深渊里面,过好像人捷足先登了,看情况像是蓝媚那娘们出手。”

寻药队中,一肥胖中年,满脸刀疤,他快步来到悬崖峭壁前打量了被扯起来藤蔓,那显然是人借助藤条下了深渊。

“嘿…没想到,荒,竟还开眼蠢货想染指我们寻药队东西,简直是知死活啊。”

蛮骨寻药队中,着许多锻体巅峰命相者,都是些沐浴过鲜血狠人,说起话来凶煞十足。

哥,现怎么办?”

肥胖中年转过身来,望着远处提刀而立虬髯汉子,面露敬畏。

人,赫然便是蛮骨。

“螳螂捕蝉黄雀后,他逃了我们手掌心,我倒想看看,是谁给他胆子敢动我蛮骨看上东西。”

蛮骨从人群中走出来,站那山巅,就是像一头野熊一样,刀插地面,他双手抵刀柄上,淡淡:

之前,最重要是蓝媚那贱女人,其它人,我蛮骨还眼里。”

哥放心。蓝心已我等掌心控制,那蓝媚是敢轻举妄动。”

肥胖中年说话时候一挥手,身后一群命相者押出了一蓝衣倩影。

“蓝媚已入命相门多年,非常强劲,意,了蓝心手,倒是十拿九稳了。”

蛮骨偏过头来,瞥了眼远处怯生生女子,承认,便是喜女色他都感到惊艳。

蓝心同蓝媚,如花尚未绽放,很是温婉可人,对男人着异样诱惑力。

许多命相者已经按耐住了,望向蓝心眼目都是格外火热。

荒枯燥乏味,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碰过女人了。

碰到如此绝色,心中岂能没点想法?

“待解决蓝媚,此女任尔等处置,只是之前谁要敢妄动,休怪蛮某无情。”

哥放心。”

肥胖中年贪婪舔了舔唇角,眼目才恋恋从其柔润身上移开,望向蛮骨,面露谄媚:

“蓝媚与我等死磕多年,如今其亲妹妹手,如同砧板鱼肉只能任我们宰割。

到时,哥以黑蛟命魂登一楼,直指话,荒,无人是我们敌手。”

说,肥胖中年很会溜须拍马还真是说到蛮骨心坎儿里了,直指境,入真武门命相者,谁神往?

蛮骨也是格外憧憬,他咪着眼睛,轻轻挥手,身后命相者顿时相继掠出,各自站立,联手山崖前结阵立法。

阵布下,阵外阵内命相者,全数便悄无声息隐匿了身形。

瓮中捉鳖意味倒是十足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那万丈深渊中,一着了青衫少年,正气喘吁吁斜靠石壁上,赫然便是林

“还真是悬啊。”

望着眼前倒血泊中巨黑蛟,林也是心余悸轻吁了口气。

一场人蛟争锋,林虽说笑到了最后,可细细想来却也是太过侥幸了些。

若无家传玄功话,恐怕后者免了会沦为黑蛟口中之食。

“呼。”

轻吁间,林盘膝而坐,吞下疗伤药草,进行吐纳温养,待恢复到七七八八后才起身走向了黑蛟,他伸出手掌,朝黑蛟轻轻一吸,顿时便黑色光华径直纳入掌心。

细细瞧去话,就能够看到,那似乎是一个光团,其中隐隐着迷你型黑蛟咆哮,肉眼可见。

“黑蛟命魂,枯槁草木,三叶虫草…曼陀罗花粉……”

每说出一种东西,林就轻轻弹指,物相继自其空间袋里一一掠出。

些东西,都是凝练命相必需品。

命相者修炼,修便是命相。

为了能够一举凝相,林早已准备了好多年,今日便要结命相,横跨锻体直入真武门。

“如今也时候进军命相门了。”林轻轻:

命相凝练,自古三十种,我体魄属火,若顺从我身体根底,逞强贪心话,是极可能会凝练出五行命相。”

话到里,林盘坐下来,然后眼目轻轻闭上,意识立马就进入了冥冥之中。

漆黑宇宙中,三十神座,其上轮廓神人物盘坐,背对着林,横亘那片茫茫虚空之中。

三十神座,代表三十命相。

轰隆!

黑暗中,三十神座徐徐转动,面朝林

神座转身,代表是承认。

三十神座皆承认林,要赐予命相凝练法。

如果林此时选择一神座下跪低头,就可以得到凝练命相法门,冲击真武。

“吞噬命相,黑暗命相…生死…”

抬眼,望着虚空中些以往世人拼死都可得命相神座,神情格外复杂:

“没想到,三十命相都可凝练,但可惜,三十命相实属奴印,若照其上凝练命相法门去修炼,终会命相尽头上碰到三十徒,徒作别人嫁衣,到时自身修为化为别人养料,尸骨无存。”

咀嚼着些得自凌投来碎片上两段记忆。

按照上面晦涩记忆,林得知亘古时期,凌身下三十人,称徒。

当时,凌地之化,得悟神通,于是向三十人,授其所悟。

三十人各所得,些人掌生死,些人得雷霆。

千百年后,他们站尽头,俯瞰地。

从此,他们法,成为了修炼者口中命相。

闭关四九,准备度化朽时候,三十徒合力出手,企图得到三十命相上最终法…亘古

徒成逆徒——

徒。

“碎片上涌现记忆,并是很全面,但凌所言倒也留意呐。”

话到里,他蓦然抬起眼目,向着三十神座后方望去,枯寂宇宙深处,还神座横亘苍穹。

“亘古?!”

低喃,如果记忆假,银色神座,便是凌亘古

三十命相法,都来自于亘古。

亘古一出,其之下三十神座一一崩溃而去。

浩瀚宇宙中,唯亘古。

便是真正之路么?”

眼目闪烁,若没,他恐怕也会凝练命相,从而走上奴隶命相路。

但即便一窥真能如何?

宿命可违。

入三十命相,也就只能修亘古。

而如果踏上亘古,那么,一切最终都会向着凌意向去进行——

成为过去身。

呼!

低头,深深吁了口浊气,豁然间,他再次抬起眼目,眼神变得坚韧无比:

“既然三十命相和亘古,皆能行,那么,我林就独创一,一条上古,未来也会出现路。”

蓦然,青年转身,背对亘古,雄浑之声顿时响彻星空。

“修炼,求是俯无愧地仰愧自己,此生若能挺胸抬头弯腰,便是条武之路上前见古人,独我一人,又何妨?”

背对着神座,去修三十命相,去入亘古,而是与相驰,独自走向黑暗。

轰!

深渊之中,盘坐青年蓦然眼目开阖,精芒如雷。

“武之极!”

屈指轻弹,那凝练命相东西蓦然一一掠起,漂浮眼前。

虽然走三十和亘古,但命相还得需要凝练。

过,林凝练乃是独创‘武之极’命相。

先提炼凝练命相东西,而后勾勒命相图络,最后铭刻命相者眉心。

便是命相凝练。

根据凌,开始佐证自己,然后开始利用锻体能耐提炼各种东西,混练成符笔。

噌!

符纹笔飞出,凌空拉出一难以用言语形容晦涩脉络,却只勾勒了一画。

够,再来。”

后者欲想提笔,可怎么也催动了符纹笔。

显然,此刻他距离第二笔,还是够资格,只能凝练个命相轮廓。

“呼。”

对此,林退去符纹笔,然后一挥手,那虚空中弯弯曲曲一画便像纹身一样印刻了眉心深处。

从此,世上便多了一条命相路——

武之极。

此时此刻,年少却还自己独创,能惧生死,地,它未来,能让命相者通彻底,至强下…

但也注定,林要独自一人,条坎坷而知前路上摸滚打爬了。

“只要我命由我,便是从此独行,我林何惧之?”

路是人走出来也是人修出来,但论是第一个走路人还是第一个修人,其经历艰难险阻显然无法形容

其中艰辛,他倒是无所畏惧,凝练好命相,臻至锻体巅峰后起身,像壁虎一样沿着峭壁攀登而上。

如今命相凝练些许达到半步真武,也是时候返回凌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