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.命相者!

小说:天下皆妖 类别:惊悚小说 作者:天下皆妖 字数:2668

大荒,坪山。

“咯,萱,二品青龟魂!”

坪山末,有悬崖峭壁高达两万丈,此时,那深不可测的深渊里道银芒冲出,然后半空中个模糊下化作道十五六左右龄的少地面上。

这少,着青衫,面容清秀。

云,韩萱倒,没想到区区锻体五段的竟能掠取二品青龟魂。”

对面,有后老少两略带讶异的瞥眼少递过来的光团,隐约可以从其中看到青龟徘徊。

青龟隶属于兽类,其之能耐已不亚于二品,相当于真正踏足相大门的相者,远非锻体存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。

没有想到,仅仅五段锻体的云,入深渊,竟真的抹取青龟魂而来。

露出憨厚笑意,能被自己心仪的姑娘赞誉,倒真的件令心满意足的事,他望着女子,满眼都温柔:

萱,说过,如果我能得到青龟魂的话,便答应与我携手,随我回家。

,我想带回家…”

初遇五前,因为群中的个回眸,懵懵懂懂的他喜欢上她,为能够得到心仪的青睐,五来,少如同打手样跟随姑娘的身边。

“家?”

韩萱口角上扬,有着抹不易察觉的冷讽掠过,她淡淡的伸出手来,接过少掌心上漂浮的光团,然后理所当然的曲拢手掌,吸纳青龟魂。

“纳魂入体,萱,已臻至相者大门前么?”

看到眼前女子的举动,云不由的惊。

这个世间,以修炼相为基调,每个根据各种或先天,或后天的条件,会凝练出不同的相,从而以相不断的向着那漫漫长生路上探索追寻。

此之前,共通的锻体八段,只有经过不断的打磨体质,方才会有机会进军相大门。

且只有臻至相大门,才有资格称之为相者。

而韩萱,已显然踏足相大门。

不然的话,没有凝练出自身相时,不可能吸纳魂入体的。

“说起来,我还得要‘谢谢’,如果没有这青龟魂的话,韩萱距离真武怕还得不少日子。”韩萱语气格外的平淡:

“不过,想要当我韩萱的道侣,以的本事,怕还不具备这个资格。”

萱,我明白的意思。”云伸手抹去口角血迹,那张洋溢着青春笑脸上带着些许天真,道:

“我会达到真武的,相信我,其实我……”

“呵呵…就?”韩萱口角上扬,掀起冷讽,那种陌生的模样,令的少下:

“真武,永远不懂真武距离有多远,哪怕真武,同样,没有资格达到,更别说真武之上

正如我,个天上个地下,云,配不上我韩萱。”

萱,说什么?!”云愣住,面色都不自然起来,他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长裙姑娘,不敢相信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刻,他还准备说出自己的出处身世,准备和眼前携手生,却没有料到,自己眼里,只不过块垫脚石而已。

“实话告诉,这些身边,也不过有点秘密而已。

如今,惊雷手,已毫无价值可言。”

咯吱!

拳头不由的紧握,指甲已深入皮肉,阵阵剧痛已被钻心感掩盖,他面色发白,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。

“这么些就半点没有喜欢我?只利用我,替得到需要的东西,我云,难道眼里就只块可有可无的垫脚石么?”云赤红着眼睛,他没想到,自己心仪的,竟不过利用他。

那种蓦然涌起来的愤怒,几乎差点让的少理智全失。

以为呢?”韩萱笑起来,他没有想到,这不但如此的天真还这么的自不量力,带她韩萱回家,也不怕别笑掉大牙,有着何德何能敢和她执手:

“要怪也只能怪厢情愿,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,我之间,可隔着天地之差,”

“韩萱啊韩萱,这个世间充满尔虞我诈,我不信任何,防备任何,唯独信敞开心扉,而就这般对我?”

云悲愤怒火攻心,拳头握的咯吱响,所幸后者没有彻底的冲昏头脑,韩萱太强,云自认不对手,他没有办法争时之长短,只能来日方长。

相信,那天不会太过遥远的。

深深的吁口浊气,云那低垂的眼目抬起来时已被漠然和赤红取缔,他自嘲的笑起来:

“五呐,五的时间…”

自己五追韩萱,被其玩弄指掌之间,想想都可笑至极,他真眼,会看上这种

“许追随我韩萱左右,这已经的天大福分,别不知足。以往的时候,能够伴我韩萱者,那个没有锻体巅峰的能耐。

锻体五段的能耐,真以为我韩萱会看上也太不知天高地厚点吧。。”韩萱冷笑起来,那张柔美的面庞此刻充满别样的讽刺:

“以我韩萱的天赋能耐,也只有凌霄公子才有资格与我匹配,不日便公子加冕之日,到时候,我韩萱定会独秀其上,与公子执手世。”

公子?!”

云愣怔下。

看上他吗?”

云心下不知何滋味,冷不丁的道。

“没错。凌霄公子,可未来凌霄的王者,不论他的身份还天赋,皆不曾并肩的,那八月十五,便公子十三的历练结束日,到时候就他执掌凌霄的日子…这样的中之龙,才有资格成为我韩萱的道侣。

至于,我会给留个全尸的。”

韩萱话音落下,已转身离去,和老者擦肩的时候,韩萱脚步顿,道:

“杀他。”

“老奴明白。”那六旬左右的黑衣老者,狞笑起来。

‘呵…公子?韩萱,知不知道?这个称呼十三前世冠以我的,知不知道?其实,凌霄之主我爹…

,不知道。’

本来云刚刚打算告诉韩萱自己的身世,他已准备要给这个曾经倾心的姑娘生。

可惜,还未曾开口,韩萱就已率先暴露出那令恶心的嘴脸

后者本也不什么毛头子,多混迹大荒,云的心境等等早已超越同龄

遗憾的,感情上却片空白。

懵懂的好感,让的云冲昏头脑,没能看清楚对方的真面目。

“不过——

会知道的…”

云抬眼,望向那远去的背影,眼里寒芒闪烁。

韩萱自以为部惊雷武学便云全部的秘密,可惜,那不

惊雷武学虽六品武学中能够算得上准三品,但和云的身份底蕴等其它东西却根本没有相提并论的可能性。

子,别嘀嘀咕咕,该下地狱,放心,老朽会轻点的。”

黑衣老者徐徐走来,没有听清楚云的低语,他望着少,弑杀模样已飞快的从脸庞上攀爬出来。

折磨虐杀,可他的爱好呢。

他不由的舔舔嘴唇。

“锻体七段而已,觉得能胜我?”相者没有踏足真正的修炼大门——真武时,锻体八段内,差距或大或可以由许多东西填补这种差壤的。

如同武学,掌握六品武学的锻体四段相者,要远远比掌握四品武学的锻体锻体五六段的可怕的多。

“再者,五的时间,切我早已知根知底,韩萱让杀我,真看的起。”

“的确,很强。这点,老朽不否认。”五来,老者和少朝夕相处,对于少的强横也清楚的很:

“不过,刚刚青龟魂已耗费七八锻体能耐,这会儿想来就四段相者也可以取。更别说,老朽这实打实浸淫多的七段锻体。”

韩萱和老者都很清楚云的手段,非八段巅峰不可敌。

本来韩萱想要亲自动手的,毕竟,云巅峰的时候的的确确不弱。

可惜,和青龟战后,眼下的云已负伤身。

云,已不配令韩萱出手。她的老护卫,锻体七段的能耐,已足以抹杀

子,如果我,我会乖乖的交出所有武学,然后叫爷爷喊奶奶的求饶。

说不定,到时候老朽心软,会给个痛快也说不准。

不丢的,按照老朽说的去做,老朽省事,也不会太过痛苦,何乐而不为啊?”

“呵…想云面前颐指气使,觉得。就凭,有那个资格么?”云口角上扬,有着冷屑掀起。

“狂妄的子,负伤身也敢口出狂言,真不知死活。”

黑衣老者眼目凛然起来,他步步走向云,杀意已不可抑制

“别废话,韩萱我现不可敌,但不行,想死的话,我倒不介意成全。”

云负手,不惧战,那淡漠的模样,让的黑衣老者咬牙切齿到近乎抓狂:

“狂妄的家伙。”

话未落,黑衣老者径直出手,以锻体七段的手段,直接横推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