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.半步真武!

小说:天下皆妖 类别:惊悚小说 作者:天下皆妖 字数:2899

第七章 半步真

哒!

悬崖之下,臻至锻体巅峰的云,修整过后徐徐起身,顺着藤蔓攀爬而上。

咚!

他的脚掌刚刚落地,顿时脚下荡漾起圈圈涟漪,若蜻蜓点在平静的湖面上。

这些斑线,沿着脚面向四周扩散,飞速的勾勒交织着,眨眼间化作道数丈大小的旋转图。

图以其为中心,辐射数米,缕滤惊人的能量在中漂起,直压云。

惊雷掌!

云抬眼,便看到法转动,刀光剑影自其中横纵而来。

略惊的他,潜意识的就脚尖儿轻点,向后倒滑去,然而,这古怪的图宛若跗骨之蛆样黏附着人,论他脚落到何地,在脚掌落地的瞬间,就会涟漪在脚下蔓延开来。

刀光剑影顿时如骤雨落地。

对此,云连忙隔空数掌推,雷霆炸裂,顷刻搅碎刀剑。

“在下与诸位素未谋面,如此之举,何道理?”云眼眸横扫图左右,寒芒炽盛。

但可惜,对于云的质问,图附近却没半点回应,似漠视屑回答。

唰!

相反的,在他话音刚落间,地面龟裂,顿乌黑藤蔓条条的从地面裂土而,犹如巨蟒横空。

“找死!”

看到黑色藤条冲来,云手掌便隔空闪电般的劈下,数道藤条顿时错,被无形的能量切割成两截。

那些藤条虽然断裂,可却并没消散,个蠕动后再度从四面八方向着云笼罩而去。

“缚妖?!”

云渐渐认法,他眼眸微微凝下。对于此云称上多熟络,但也略知二。

小缚妖

堪称真以下最强束缚小,想要立此法,其需要立得低于锻体六段,其二需得五六人联袂手。

如此方能成

“藏头露尾的东西。给我滚来!”

来头,云立马向前踏,脚掌错,人如猿猱跃而起,待其脚掌再次落下时,蓦然就殷红在脚下弥漫而

脚掌起落,中隐匿的命相者已三人被云践踏陨落。

随后,云身影闪,在远处倏然抬手拍,眨眼间,六位锻体五六段的命相者,被其拍飞吐血而亡。

十人,只剩其

就此,脚下图迅速黯淡下来,道满脸刀疤,浑身臃肿如肥猪样的中年,在远处渐渐清晰。

最强立者。

唰!

青影闪烁,闪即过,咽喉,紧握在手,在那肥胖中年惊恐万状之际,直接被青衫捏爆咽喉。

云手掌收回,挡在前面满脸惊惧还没凝固的肥胖中年尸体,立马倒入血泊。

至此,立十人,全数被其击毙。

啪!啪!

鼓掌声传来,云眼眸微挑,扫向远处,那里,此时着数道身影矗立。除却前面的位命相者外,其余几位,皆满脸的可思议。

十数年来,小缚妖下,虽说乏入者,可始终却无人如青年这般弹指击毙立十人。

此人简单呐。

数人面面相觑,惧意上心头。

“真精彩,十来年某遇过少锻体巅峰命相者,说,皆还未曾如你这般强横,以你的本事,称得上同等冠绝都为过。”

那最前面粗壮如同野熊样的虬髯刀客,手掌落下按在插入脚下的刀柄上面,话锋转:

过,即便如此,你也该在我骨面前杀我骨的人,更该动我骨看上的东西。”

骨抬眼,杀意凛然。

“半步真的你,还配威胁我,想动手,我云随时奉陪。”

云轻轻弹指,或许以往的时候,他还忌惮这些入门的命相者,但现在,凝练命相,臻于锻体巅的他便小真都敢碰。

何况只半只脚踏足真的命相者。

这倒云自大狂妄。

臻至锻体巅峰的云,借着学等优势,的确着雄峙真以下的本钱。

“锻体巅也敢豪放厥词,真知天高地厚。”骨冷笑起来,区区锻体巅峰也敢威胁于他,简直知死活:

“既然你找死,那我成全你。”

轰!

话未落,骨已径直向前跨,轰然之间若猛虎山,直冲云而去。

那等气势堪称恢宏。

惊雷!

对此,云眼眸微凝,然后闪电般的抬起手掌,曲拢之时向前横推。

砰!

拳掌相碰,劲气冲衣带。

哒!哒!

拳掌碰撞,两人同时被震退。

“怎么可能?”

掌相碰,端的半步真的他,竟然倒退三米多远。

骨那张还带着狞笑的脸庞,楞楞的望着倒退的距离,表情顿时僵硬,他的视线慢慢上移,落到青年那张刚毅面容上,满脸的错愕之情。

横端半步真与之锻体巅峰对决,竟落的如斯地步,绕骨的性子都敢置信,他入命相大门,堪称半步真,就小真都可争锋些许,怎能和锻体平分秋色呢。

嘶!

那些骨寻药队的人,此时也个个倒抽冷气,瞠目结舌的望着青衫,遥想他们老大,半步真的存在,在这大荒附近堪称鲜敌手。

即便蓝媚寻药队的执掌者蓝媚,都只能堪堪持平而已。

知哪里冒来的小子,以仅仅锻体巅峰的命相能耐,竟迫骨倒退数米。

如此手段能耐,当真匪夷所思。

“此人同级但无敌,而且可战高等命相者,我们太小瞧此人。

老大还未曾动用天雷剑法,若展动起来,纵然真也得暂避锋芒。”

诸人对云的强横虽惊诧已,却也会觉得着和骨分生死的资格。

骨真正挥底牌,想来就眼前少年呜呼哀哉的时候。

如此这般想着的时候,那被几人囚禁的温婉可人的蓝衣姑娘,柳眉也由的挑挑。

想她蓝心,跟着她姐姐蓝媚虽没走南闯北,但在这大荒也时常混迹,算的上见多识广

今日遇到的这个少年,却大大的蓝心的意料。

锻体巅峰硬憾半步真,却能堪堪持平,这份能耐,相当的可怕。

虽说蓝心虽和诸人样惊愕与青年的强横,但这倒也会让的蓝心觉得眼前青年资格可与其争高低。

刚刚骨或许大意,接下来全力以赴的话,她相信,眼前青年无可阻挡。

毕竟,真正厮杀起来,这骨可很可怕的,连她姐姐蓝媚都格外忌惮。

在她心底,显然云还足以跟她姐姐和骨这样的半步真命相者相提并论。

“小子,你可真让人意外啊。”骨眉头皱,眼前的小子格外青稚,骨龄应该超十五六,如此年纪,其能耐就能悍然半步真,这种人,生怕俗…

骨暗衬着,没时间手。

“留下崖底黑蛟蛟骨,某倒介意放你马。”

寻药队吃的就刀口舔血的饭,骨显然会就此罢手。

即便眼前少年真身份背景。

但在这茫茫大荒,只要招惹到凌霄城核骨之人,任谁都没本事能在大荒找寻到人。

其之所以如此说,很明显,在刚刚击之下,显然云也些许忌惮。

“想要,拿命来换!”

云负手轻轻地吐言,令的骨彻底暴怒:

“给脸要脸的家伙,既然你想死,那某成全与你。”

天雷剑法!

骨伸手,远处插入地面的巨刀顿时颤抖,然后破土飞,落于掌心,其上雷芒闪烁。

以刀抵剑。

招,弱。

即便自信如云,此时也由的面露凝重,他倒小看这些半步真的存在。

能臻至半步真,天赋与机缘都俗,这种人,拥的底牌远非寻常锻体能够媲美。

如此学威能,已然三品学就能比拟的。

或许三品之上的学。

四品?五品?

品学巅峰六品?

知。

对于学,云清楚品至于六品,对于六品之上,存在的学,他倒清楚。

古籍上倒曾记载着在六品后,还更为恐怖的学,些甚至能撼动天地。

云掌握的"四象天意"可能在六品之上。

可惜古籍上也没说清六品后到底什么,只模糊的提及个无上神域,知悉其中六品后。

“天雷剑法?!”

蓝心大惊已,为对付个锻体巅峰的命相者,骨竟惜动用这招自损自己的学。

这天雷剑法,蓝心可点清楚的,在那积雷山得到的遗落学,寻常时候,即便和她姐姐蓝媚动手争锋,骨都会轻易动用。

据蓝心所知,只骨遇到生命危机的时候,才会彻彻底底的进行殊死搏。

眼前少年,难道这么强吗?会令骨如此郑重其事的手?

蓝心对此感到难以置信。

这个年纪跟她相差无几的青年,能耐会这般惊人?

过,再强怕也徒劳啊。

“天雷剑法何其可怕,只我姐姐能够拦截些许,这家伙怕要倒霉…”

蓝心心头轻叹着,对云惋惜已。

“小子,天雷剑法之下,便敢慑锋。”骨脚掌踏,雷‘剑’在手:

“区区锻体的你,还没资格与战!”

呼!

负手而立的云,抬起眼目望向提刀而来的骨,由的长吁口浊气。

眼前之人倒也弱,过比起之前遇到的白小素等人,还线。

对于这样的命相者,他掌握的惊雷法门,已然足够。

惊雷指!

浊气轻吁间,云脚掌轻错而开,然后身影如恶豹扑

长空中,云四指曲拢独留指。在那带雷芒电弧的巨刀直刺而来到咽喉臂之长时,轻点过去。

锋芒毕露的雷‘剑’,顿时与雷泽弥漫的指,在那长空中悍然相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