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.天雷剑法!

小说:天下皆妖 类别:惊悚小说 作者:天下皆妖 字数:2788

轰隆!

山巅,电交加绝,连长空都由的扭曲起来。

盘膝而坐的青衫少年,却至始至终若顽石巍然动。

即便霆狂暴的落到身上,但却诡异的没入身体,而少年依然分毫无损的盘坐里,仿佛陷入冥冥之中。

而事实却如此。

此时的林云,闭着眼目,可意识却漂洋过海,来到一片域之前。

域中,大大小小的霆数胜数。

嗒!

脚步响起,顺声凝望过去,只见的域内,长衫中年闲庭漫步,他背对着林云,却端得伟岸至极。

这种恢宏气势,些超越武的命相者才会拥

眼前背影人,显然生前抬头望仙。

落!

林云凝望中,这人忽然抬起头来,他伸手一招,滚滚霆当下从空中坠落。

一言一行下,落万钧。

意?!”林云熟络过少古籍,只与意相同才能一言出法随行。

这个世间,意许多,如意,刀意…可谓胜数。

然而,想要掌控意,何其艰难,寻常辈终生都会得其意。

能悟出意,怕只些许迹象者,皆超世之人,才中的才。

“还意?”

林云惊骇已。眼前之人,竟悟出双意,怪得的能创造出法这等离奇武学,果然大奇之辈,然平常命相者哪这份儿资格。

下一刻,林云于这万钧域之前盘坐下来。望着眼下断滚落的霆。

先观后练

法的基石,林云没闲暇的功夫,入偏僻地看落十数载,甚至更长。

只能入冥,于冥冥之中,一眼千年。

入冥一种机缘,些人一生或许么一两次而已。

而林云同,他可以随时随地的进入冥冥之中。

这一切,得归功于可言中得到的碎片永镇印记上涌现的两段记忆,其中一段关于凌,后一段就这入冥法门。

故而,这一盘坐,便十余年之久。

这十余年,林云坐看霆起落,某一,少年徐徐起身,踏入域之中。

轰!

山巅,若顽石动的少年,眼眸蓦然开阖,眼底一闪而过。

“冥思苦想还真可怕,差点栽里头……”

林云起身,骨头都僵硬已,或许过个一两,会落的个意识出真人体魄已现实枯竭而亡的结果。

入冥虽好,然时候意识会随时随地深陷其中出,这导致许多侥幸入冥者,好容易于冥冥中找寻机缘的机会,可却入冥得出。

这一次,若非林云所得,然的话还会盘坐里,而到时候,结果显然而知。

除非人体机能朽长存。

“看来以后过分依赖这入冥法。”

冥冥中探索,虽然诡谲而神秘,能最大限度让人得到想要获取的东西,然生死一线的活。

这让的林云些心余悸。

轻叹间,林云来到山巅末端,他抬眼望着湛蓝长空,由的闭上双目。

呼!

一刻,长空莫名的凝固下来,紧接着,万里长空被黑云吞没。

黑云翻滚间,清的芒径直的掠出。

山巅与黑云之间,被密密麻麻的纵横的气连接,赫然意。

十余年望而得。

“爷爷,什么?!”

山下,红衣少女抬头被山上一幕惊愕的张大温润小嘴,她扯扯身旁的枯槁麻衣老人,惊诧的道。

老人由抬头。望向高空,当下由的倒抽口冷气。

只见的,山巅,黑云遮蔽日之下,一道道细细的气从黑云中钻出,相互盘绕间就像一条银龙山巅咆哮。

“好生强大的气…”

老人被震撼的无以复加,他未回过神来时,一道同样掩惊诧的话音从左侧传来。

两人顺着声音望去,来人同样着六旬年纪。

“吴大执事?”枯槁麻衣老者热的吐出一言。

阁,两家,吴家与谢家。

自谢龙凤消弭以后,吴家独大迹象已愈发明显,且越来越张狂。

表面看起来谢家掌控阁,可明眼人都清楚,吴家才真正话语权的人。

“谢阁主!”吴大执事对于眼前的阁阁主,没半点的敬畏意,随意的说道:

“看来大荒的动静小啊,连谢阁主都委身来此。”

久前,大荒传出可怕能量,虽只一闪而逝,可靠近大荒的谢吴两家还察觉到

可来此大荒内,谢阁主和吴大执事没寻到半点迹象,正准备无功而返却恰恰碰上积山这档子事。

山上,气如龙,千百米内遥而能望。

无数置身千百米内的命相者,都瞠目结舌的望着积山巅,却没一人敢上前一探究竟。

如霜芒,令人心生畏惧。

即便真武的吴大执事和谢阁主,望而却步。

“这…。”枯槁麻衣老人,感受到积山传来的威能,由大惊失色起来:

意!?”

对于谢阁主的惊呼,张狂的吴大执事被惊惊。

对于意,臻至真武境的命相者,无人知。

可世间意,非惊世之人而可得。

这数百年来,偌大的凌霄下,好像就当年的谢龙凤悟出意。

对于这位才情惊艳的传奇人物,即便张狂的吴大执事阁为敬佩,一人兴起阁,与王殿三大王平起平坐的白衣圣啊。

眼下,竟人若当年谢龙凤一般禅悟手,这由的令吴大执事心底翻起惊涛骇浪。

哪位前辈高人此修炼?连万里长空都被撼动。”

吴大执事轻叹已。

“这种手段,怕武存无疑。没想到除却三王等人,这方寸之地竟还这般避世强者。”谢阁主满脸吃惊,这种阵仗,武境的前辈高人就着异宝出世。

看情况,应前者的可能性较大。

三人静静的山下望着积山,敢上前一步,等候哪里,想要见见这位前辈高人。

武境强者,随随便便一言,都能让他们受益终生。

这三人的等候下,黑云散去,带走细细麻麻的万千芒。

噗!

山巅,紧闭双目的少年漠然睁开眼睛,一口鲜血随即喷出来,他踉跄的倒退几步,靠身后远处的石上,伸手便擦去口角的血迹:

“这意,终可得。”

林云苦笑连连,没想到好容易冥想得到些许玄妙感,料以失败告终:

“还太弱啊。”

够强,意与意,皆可得之。

到时候,纵然意上小造诣,可如刚刚般只需一念,能令撼万里长空。

林云惋惜之间,轻叹起来,这一次,意没得到倒无妨,日后臻至更强,或许能得准。

目下,令林云感到可喜的法的第一式小成就。

着三式。

式,式,以及两式合一的惊式。

一式强与一式,其威能,连林云都咋舌已,看来,除家传武学外,他又依仗。

至于三式上面,存的第四式,谱上只头绪,能否悟出来,还得看林云本事。

后者急,式,足以让的他大真武下鲜敌手

经过休整,林云径直的掠下山巅。

如今真武已入,武学掌控手,时候前往阁借助云帆前往凌霄

一会儿,林云来到山下,料被一六旬老者直接堵住去路:

“小子,你刚刚山巅?”

这人语气生寒,怀好意。

林云抬眼瞥眼,漠然收回,淡淡的道:

如何?”

后者话落,刚要侧身离开,六旬老者再度一闪,挡他的面前:

“空间袋留下,然后,滚!”

六旬老者的意图谢阁主清楚,或许山巅异宝出土,引动风云,从而这老家伙想让出现山上的青年带着空间袋离开。

“你,这找死!”林云已经没计较老家伙的颐指气使,没想到这老东西竟得寸进尺,想要他的空间袋,真活腻歪啊。

“爷爷,这人从积山出来,刚刚的气…”

红衣少女看眼积山,然后狐疑的道。

会,此人太年轻,气,生平罕见,寻常人能够释放的出来的,想来盖世骄便武强者,此人平平无奇,绝无种可能。

而且运气太好,碰到吴家这些蛮横无理的人,要倒霉咯。”

枯槁麻衣的老者笃定的说出一言,让的红衣少女信服下来。

刚刚种程度的意,太过惊心动魄些,眼前少年两人看来,都太过羸弱,应没本事。

“哼,黄口小儿,真高地厚。既然你想死,吴某人成全你!”

吴大执事大手一挥,长已经手。

“就看你个本事。”这老匹夫简直欺人太甚,既然如此,便一战到底。

正好,法习练一式尚未取人头。

“哎,现的年轻人,真太目空自大。”

枯槁老人暗自摇摇头,惋惜已,又一个知高低的狂妄者啊。

哒!

吴家执事出手时,少年向前一步踏出,他伸手一握,然后电弧以其为中心蔓延开来,紧接着——

起于平地,化十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