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.剑阁!

小说:天下皆妖 类别:惊悚小说 作者:天下皆妖 字数:2772

第八章阁!

叮!

雷泽浇铸的两指与雷相碰,金属交织声传出间长空都是不由的凝固了下。

“怎么,可能!?”

自信十足的,惊骇的瞪圆了眼眸,只觉得头皮都是有些发麻。

这个在他看来,难和他运转的天雷法争锋的少年,不但出奇的接住了天雷长

甚至,仅仅只用了两指。

天雷长由雷霆铸造,上面的雷威何其恐怖,鲜有敢与之正面慑锋。

这个青稚少年不但接住天雷长,更甚是令长节节寸断。

幕,对于来说堪称惊惧,他惊肉跳之余的时候想要飞遁而去。

此时的显然清楚眼前的少年有多么恐怖,他自始至终都小看了青衫少年。

这样战斗之强横,怕真武以下第啊。

惊的逃逸念头刚刚冒出,眼前的少年就已雷霆般的速度摧枯拉朽的洞碎天雷长

噗!

碎去,那雷泽弥漫的两指顿时以闪电般的速度,落于胸膛。

伴随着少年两指的轻点,整个猝然就抖栗了起来,如遭雷击,整个冒起了黑烟。

黑烟弥漫着,在两指雷泽消弭时当即喷血而出,然后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。

百米开外,狼狈不堪的倒在了血泊中。

虽然还有呼吸,可明显连爬起的力气都是没有了。

锻体巅峰横搓半步真武,本就是世间少有,何况凭借的还仅仅是两指。

如此战威,堪称空前绝后都是不为过啊。

至少在这方寸之地,还没有遇过,甚至听都没听过锻体败半步真武如同探囊取物般轻易。

时间,悬崖前的空气都是有些微妙了起来。道道快要惊愕掉下巴的命相者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幕。

这近乎在电光火石间分出的胜负令难以置信其的真实性,那本在他们看来呜呼哀哉的少年,却以出乎意料的可怕能耐,直接令的场面翻转了过来。

即使是见过不少大场面的,此刻底也是震荡不已。

她显然也是没有料,结局会是这般。

可是半步真武的命相者啊,即便是她姐姐,都只能堪堪持平。

这个不知那里来的青稚少年,竟如斯恐怖,横击只在乎于眨眼间而已。

且,凭借的只是锻体境。

不得不承认,眼前少年能耐之强,近乎闻所未闻了。

“惊雷指果真强横。”的惊雷指,已是三品武学巅峰。

虽说眼前的虬髯者掌握的武学远超三品,可显然只是皮毛而已,远没有臻至登峰造极的地步。

武学,对这的天雷法也颇为的好奇。

他脚掌迈出,来了奄奄息的眼前,在诸赅然的注视下踏碎了生机。

至此,半步真武的陨落。

收割掉,少年面相如初,他挥手招,的空间袋就落了掌

“天雷法果真在里头。”喜上眉梢,没想身价如此不菲,不但有天雷法,还有许许多多价值不菲的奇珍异宝。

排除这些,竟还在里面得个玉瓶。

“白猿命魂…”

望着玉瓶内漂浮的魂魄,惊讶了起来,这白猿能堪堪称得上是准二品妖,没想这种存在也有机缘得

不过,这倒是便宜了他。

目下的刚好欠缺种强大命魂,这白猿命魂刚好符合。

届时,可入真武啊。

入真武,便能在无尽路途上下求索。

天,看来对于来说也不远矣。

“不滚,是想要我送你们程吗?”

安理得的收掉空间袋,眼眸抬起随意的扫过间,那些被吓得腿脚发麻的命相者,都是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。

然后四下各自连滚带爬,如鸟兽散。

“我,我,我跟他们不是伙的。”

小丫头做出副准备随时撒腿就跑的姿态,却有因为的可怕而不敢在瑟瑟发抖。

想她,遇过不少场面,这等血腥幕还是少见,特别是眼前青年,如此的凶残可怕。

“我姐姐是媚,我是媚寻药队的,他们抓了我,想用我威胁我姐姐…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…”温婉可眨了眨杏眸,歪着脑袋,想了想。说出了句让嘴角狠狠抽了抽的话来。

“然后你不应该放了我吗?”

“额…”

满脸黑线,这是什么鬼逻辑?

“好吧。”

“嘿…我就知道你是好。”她刚刚还怕的不行,如今展颜欢笑,似忘记刚刚屠戮寻药队的血腥手段了。

眼皮翻了翻,显得无语至极,他有点怀疑这温婉可的绿衣姑娘是不是有些傻?太天真了。

感觉脑子进水短路了样。

偏偏那副迷死不偿命的温婉形象,却有很难让生出反感意,甚至给极强的亲切感。

这女

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,瞥了眼这跟着自己副自来熟的,道:

“你走吧!”

独来独往惯了,再者,入真武需得小谨慎,眼前这面之缘的温婉女子显然不适合跟着他了。

“我,我…我不走!”温婉可,支吾其词着。

“我怕遇妖兽,你带我两三天吧,等我找姐姐就好了。”

“这里已经属于大荒外围,以你锻体七段的能耐,足可横行了,不需要我的庇佑。”

“话没错,可,可…”脸蛋掀起红晕,显得很是害羞:

“可我遇妖兽紧张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”

话落,绕是的性子都是有些瞠目结舌。

这还真是个才啊。

瞧得那副表情,也是面色红,尴尬不已,她跟着媚游走大荒,虽见多识广,但就是改不了这紧张胆小的毛病。

这或许是因为,在媚的长期庇护下,若温室花朵,已有某种习性,很难进行自我保护。

“带路吧,我送你过去!”摇了摇头,终还是没有撇下温婉可的女子。

惊喜交加,连忙带着媚寻药队的方位而去。

并在与此同时,发出媚寻药队的信号指引。

路上,有着的守护,这胆小怕事的温婉,也是显得底气很足,大大咧咧的在前面开路。

“小妹!”

估摸半响左右,数十道身影快速掠来,带头的是位年纪过双十的女子。

有点相似,也是着了淡长衣。

不同的是,来全身上下散发蜜桃成熟时的韵味。

这个女,显然跟异性接触的不少。

“姐姐。”

喜泣交替,冲入了媚的怀里,媚溺爱的抚摸着

“不哭,不哭。”媚哄孩子般的安慰着:“都怪姐姐不好,让我们家宝贝受苦了。”

撇嘴,也无怪无法独立,事出有因,全在于其姐太过宠溺了。

不过不得不说的是,不同与各有命,有些想要如此,却还没有那种资格。

若能安逸生,谁愿亡命天涯?刀口舔血?

底唏嘘,他出生不俗,可哪有如何?每天照样还不是茹毛饮血,过着生死线的日子。

“姐…。”

收敛梨花带雨,刚要介绍,还未曾开口,媚便径直的道:

他不会活着离开大荒的。”

媚杀意凛然,打断了的话,拉着的手,向着侧走去…

哪里,道着了白袍,身前纹着袖的青年负手而立。

这青年生的眉清目秀,格外的俊俏,气质也是不俗,出身显然不弱。

“谢长峰,谢公子!”媚笑脸相迎,巴结味十足:

“小妹。”

谢长峰眼眸亮,这绿衣姑娘好生温婉可,便是见过不少漂亮女的谢长峰都有些动。

“呵…妹妹,初次见面没啥好东西,这套三才决就当是见面礼了。”

谢长峰露出笑脸,不得不说对女很有杀伤力,特别是那副气质,让的此笑给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“多谢谢公子!”还没有说话,媚连忙谄媚的道了声谢,扯了下衣角,小声的道:

“谢公子可是阁的,命相境界已达真武不说,这三才决更是出自阁,威能不逊色四品武学,还不赶快谢谢家。”

除却,诸满脸艳羡。

这才是大家族的啊,出手如此阔绰。

阁,四品武学…”

惊了惊,美丽眸子都是不由闪了闪,不说高高在上的阁,单单是这四品武学,都足可令疯狂了啊。

“这,这太贵重了。”

知道东西的贵重,可巨大的诱惑面前,她显然定力不行,抓着武学的手掌直紧紧不放。

“无妨。不过是四品武学而已。”谢长峰装作满不在乎的模样,这三才决可是四品武学,在阁已是上乘。堪称无价之宝。

不过,为了得眼前温婉女的芳,不得不忍痛了。

等得眼前温婉可时候,她的切,包括身体,还不是他谢长峰的。

交谈间,别说是看完全没有把当回事的媚,即便是,在巨大的礼物刺激下,时半刻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个救命恩,被诸和她尴尬的晾在不远处。

“谢谢!”

终还是收下了,四品武学对于她来说太重要太珍贵,她无法拒绝。

“哈哈,这声谢谢,待谢某格杀了那匹夫再说不迟。”

这才想还有个这么个救命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