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.不可言!

小说:天下皆妖 类别:惊悚小说 作者:天下皆妖 字数:3360

此间地,从上至宇下到青冥,号方寸地。

数千年之前,因凌氏古族囊括下,并吞四方后,方寸之地名凌霄下。

其中,就是大荒,浩瀚无垠蛮荒古地,几乎占据了凌霄下三分之

但如此,大荒里面还多妖兽古宝,前往其中探索命相者更是络绎绝。

过,虽说命相者计其数,可却没人敢在暗降临大荒中时滞留其中。

千秋以降间,但凡在夜中逗留大荒命相者,是离奇消失就是古怪死去。

曾亲眼目睹过位逗留大荒命相者,全身长满红毛,七窍流血而亡。

从古至今,无生还者。

据说曾绝世高手,自恃强横手段强闯荒,荒中道光束破开直接将其击作了齑粉。

里,荒如同上苍,论是神通盖世到可堪真仙,还是勇冠方寸到威振下,无例外,都逃地神怒。

且遇强则强,越是强大命相者,在荒中便陨落越快。

十三年前,林自凌霄王都出历练,行于大荒时,直也是小心翼翼,在长夜将至时候,他也会如同大荒中许多命相者样远离此地,只在白日里找寻机缘。

料今日棋差招。

“该死啊。”

韩萱翻脸,确实打击到了林,他刚刚些昏头昏脑,如今但滞留在大荒中,且还在中心地区,顿让林切齿。

五年被韩萱如臂指挥在大荒东奔西走,林可是很清楚大荒多么诡谲骇人。

请闭眼。

句话,在大荒可是说说而已

两年前,因韩萱贪婪,林就差点栽在荒中。

犹记当时他拼荒吞噬后果,铤而走险为其从大荒中击毙暗妖兽,就因前后脚点时间,林就就差点淹没在暗里面。

他隐隐暗中看到三头六臂魔身,打幽冥古灯白衣人,巨人拖长长铁锁在行走。

石桥,小河,人家。

哭哭啼啼红衣小娘子坐在尸山白骨中…

许许多多东西,难以尽述。

而且,是更可怕

尤为恐怖是,在那荒中种骇人能量在降临。

那种力量,已经到了无法用言语形容地步。

那是种——

镇垩。

镇垩降临,之前林看到神魔鬼怪都是止嘶鸣了起,身体都在隐隐颤抖,最终全部匍匐在地。

神魔低头。

甚至是隐隐约约觉得,在那镇垩面前,恐怕便是万界都要被永镇而下。

两年过去了,在那等神力面前,绕是林性子,到了此时依然心惊肉跳,后怕已。

如今,长夜已至。

而他身在暗。

“呼。”

山巅,林盘膝坐下,他长长吁了口浊气,压下心头情绪,准备以动应万变。

可就在他下坐期间,林惊讶发现,大荒里面东西正在消散而去,就连他身下大地同样也是如此。

眨眼间,林如在虚空盘坐。

他望变化,由大惊了起临大荒,仿佛是吞噬了大荒,从而地降临其中。

地,早已是大荒。

而是某个为世人知古老地。

方古地经出现,各种各样妖魔鬼怪凭空出现在了暗中…

个提灯笼白衣人,停下脚步,用那张碧幽幽眼睛打量

后者似察觉,抬眼望去就在自己左边看到张面色惨白如鬼点渗人白衣人,四目以对,个白衣人,竟用手里提那盏幽冥绿灯在林面上照了照,然后口角上翘,顿让林毛骨悚然,头皮炸开。

过,白衣人倒是没怎么理会林会儿就挑孤灯远去,在其离去以后,林先后碰到了许多古怪之人。

血馒头六岁孩童,人头马身怪物。

人两头…

些人或者怪物,皆和白衣人样停在他身边,打量了半后面露古怪之色,眼珠子里更是流,露露出莫名光芒。

但最终无例外,都向白衣人前往方向走去。

“咿呀咿呀…”

临走前,那啃血馒头孩童伸出肥嘟嘟沾满殷红手。

向西指。

稚童指路向西去。

遥望过去,在那西头末端隐隐看到银紫光华闪烁。

他皱了皱眉头,点迟疑,毕竟荒太过恐怖,谁也知道下秒会发生什么。

些神秘客,似能和他交流,但稚嫩童子伸手,却明显在给他指路。

只是此路生死可知。

“吼吼!!”

还没压下心里疑虑,身后远处就金戈铁马声响彻而

蓦然回首,在那远处,无数乌金盔甲骑士正手持镰,向西而切阻挡者皆被宰割而去。

“死亡骑士?!”

大惊失色,连忙起身,些军队就好像自地狱样,屠戮眼前切,任何东西阻挡在他们眼前就会被他们践踏粉碎。

哪怕是些强大神魔鬼怪,同样倒在了死亡镰之下。

些怪影去往西边,难道哪里是活路么?”

敢再滞留在此地,被迫跟随白衣人等人而去,他深怕盘坐在里那些地狱骑士,也会出手抹杀他。

路向西。

路走,林愕然看到,他之前遇到各种各样神秘客,全部在道路上化作了栩栩如生石雕,矗立在道路两旁。

孩童,人马结合怪物,还白衣人…

全部如此。

心里打鼓,手心里都是冷汗渗了出

“镇垩——”

西端,镇垩。

虽然还很淡弱,可却在流转,且在弥漫下,镇垩越越强。

“好可怕东西,过…”

皱眉,感受到身体变化,他些疑惑:

“镇垩没用了吗?!”

以往时候,在种无上之力面前,便是任何人都要俯首。

但眼下,林惊奇发现,他好像并没受到任何影响。

可镇垩依在,且越越强。

难道是到了西端?

还是他受创跟凡人样?

也许两者都

他暗暗思量时候,小心翼翼西端尾行去,放眼望去时即使是林性子都倒抽了口冷气:

是…

坑?!”

西端末,地面塌陷了进去,那幅模样,宛如块陨星从而降砸出了个巨坑。

错综沟壑,如同符络布满坑,遥遥望去,像是某种神秘暗法阵。

是惊人,犹以令人惊骇是,在乌漆漆大坑中,竟座隆起如同山坳山包。

咪起眼睛,细细看去,由失色而起,那竟然是——

坟。

座耸立在坑内坟丘。

轰!

就在林仔细打量眼前那坐仿佛经历过无尽岁月洗礼坟丘时,股恐怖召唤之力骤然从大坟中激射了出,然后包裹起他飞速收拢了回去。

而与此同时,荒边缘地区高空,忽然空间阵扭曲,道口子裂开,中年竟从其中缓步走出。

人,约摸四五六十年纪,眉目传神,面相冷峻如铁。

特别是那眼神,几如寒光样,让人敢直视。

“白家,守墓人何在?”

高空中,甲中年踏空落下,眼眸飞扫间远处荒边缘,道白芒闪烁微芒,光华闪即过,近而在其眼前化作了道白裙身影。

白裙女子,青丝泼墨,面容俊俏精致,看起跟十七八水灵姑娘样纯净无暇。

双明亮眼目中却历尽沧桑味道,看起好生怪异。

地以后,看到娇躯震,竟然是神将?

“白家…白小素参见青丘神将。”

白小素连忙作揖拜倒在地,她心底满是疑惑,大墓诡谲多变,在之上都很难降临其中,青丘神将种可怕存在,怎可亲临而下?

要知道,镇垩依在大墓,越是强横无双命相者便愈发能降落在方寸地。

她白小素能够下守墓,但是因为她命相能耐刚刚臻至在之上,且还许许多多绝世人物同时出手,她才抵达了里。

青丘神将为何能够到达里?

虽说上守墓人是他,可目下他已是神将,其命相能耐此地早已容。

难道说,青丘神将在之前守墓时候,在其中得到了什么?

话,即便无上神域那些擎之柱出手,青丘神将也可能降落下

些年守墓,白小素很清楚大墓恐怖,无上神域强者,即便是谪仙人都会被镇垩下去。

白小素低头,聪慧敢在揣摩下去。

“你守墓百载,应是清楚些许可言,就由你给本神带路。”

青丘神将眼目扫向白小素,后者刚要开口就被那犀利如电目光吓把话压了下去。

可言…

找死吗?

白小素些迟疑定,最终硬头皮道:

“神将大人,可言里面镇垩封杀在之上恐怖力量,且对于我们神域人又奇怪针对性,若是深入其中,怕…”

“你尽管带路即可,切后果,本神承担。”

青丘神将眼目寒光冒出,吓白小素个激灵,连忙躬身带路。

两人都是守过墓,因而走起也是轻车熟路。

虽说镇垩横扫,可白小素却骇然发现,青丘神将身上竟也古怪之力涌荡出,化解了无解了无数岁月可敌镇垩。

何谓镇垩?

匍匐,神魔也要低头。

便是镇垩。

在镇垩面前,纵然是无上神域,那些千百万如同真神存在,联袂起可抵挡。

何况青丘神将。

但此时青丘神将却能抵御镇垩,由让白小素对之前揣度愈发肯定了。

敢多言多语,位神将将可言里面得到东西私藏下,其私已昭然若揭。

对劲,人进入了可言?!”

纵然是青丘神将眼目都掠出了惊讶,没想到此间方寸人,还人能够进入大墓…

大墓传承万古,至今为止就是神域强者也都清里面什么。

因而,它又个独特称呼——

可言。

可能。亘古千秋以降间,就从没人进入可言中,临,但凡身在其中者,论强弱,从未人活暗中走出。”

白小素摇头,她太相信青丘神将话。

“话虽如此。可千秋万世以降之中,两人活走出了可言里面。

“两人?莫非是当今提挚神域,高卧九重那两位?

小时候就对于他们传说如雷贯耳样,剑降尽下魔,人饮酒堪称仙…据说两人年轻时候就拥惊世绝伦赋。

那等姿,连都妒,别说是如今骄辈出无上神域,便是放眼那强者可擎能立地亘古时代,似乎都很难出人…”

“方寸地,竟妖孽诞生了么?”

白小素连连吃惊,也让青丘神将眼目邪芒闪烁,他口角更是抹难以言喻弧度掀起,令白小素陡然心悸颤栗,眼下青丘神将看起邪魅如魔,让人寒而栗。